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际动态
一位来自宋朝的摄影师
时间:2020-07-23 216
      在人手一台智能手机的今天,人人都可以通过摄像头记录下身边美好的瞬间。包括专业摄影器材的价格也越来越低,摄影门槛开始不再那么高高在上,仿佛人人都可以触摸摄影师梦想。

     真是那样吗?

     简单来说,你拍摄出来的照片能卖多少钱呢?

     比下面这三张贵吗: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海景》系列联作

      2007年,有人花165万美元从纽约拍卖所拍走了这三张照片,这也是迄今为止亚洲当代摄影作品最高记录。

另外还有一张单幅作品《Boden Sea》被拍卖到了 100万美元,并被爱尔兰国宝级摇滚乐团U2选为专辑 《No Line On The Horizon》的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《Boden Sea》和U2专辑《No Line On The Horizon》封面

      有人可能有疑问了,这组照片有什么特别之处、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傻钱多居然愿意花天价为它买单?他们可能会想:也就因为按快门的不是我,换成是我拍的就没人识货。实际上还真不是谁按快门的事情... ...要说明这一点,首先我们来认识一下这组照片的拍摄者——日本传奇摄影大师:杉本博司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一位拍摄时间的摄影师

        电车从热海一路驶向小田原,穿过细长的眼镜隧道,一位少年从电车窗口看着如电影定格般流动而广阔的大海。这个少年就是杉本博司。而在多年后,他创作了职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作品——《海景》系列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hiroshi sugimoto north atlantic ocean cape breton island 199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hiroshi sugimoto north atlantic ocean cape breton island 1996

      《海景》系列作品呈现出来的画面几乎都是“千篇一律”的,构图极度简洁:只有大海、天空和分界线。全部运用海天二二分的比例,地平线均匀地将天空和水面一分为二,完全违反了传统摄影常识中的构图形式。

      画面几乎没有任何颜色,大海和天空全部都是简单的黑白色调,但是细细看去每张照片都绝不枯燥重复,而是在宁静之中蕴含千变万化的势能和一种东方的禅意视角:千百万年前的史前人类跟我们看到的一样,而时间的流逝并没有能够改变海景。这种虚无的美与日本禅宗追求的“虚静空灵”不谋而合。
     在拍摄海景的时候,杉本都将相机的焦点设在无限远,然后采用长时间曝光法进行拍摄。

      “没有快门装置的人类之眼,必定只能够适应长时间曝光。从落地的那一刻起,到临终躺在床上闭眼那刻止,人类眼睛的曝光时间就只有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Adriatic Sea, Gargano 1990. Courtesy of the artist

      24小时蹲在同一片海边,摆放笨重的8x10的大画幅老式胶片相机,观察不同时间和状态下的大海。这个系列一拍就是40年,跑遍数十个国家,见证过无数海边日出日落。

      尽管作品一旁的标题分别命名为“牙买加、加勒比海... ...”,但是图片中并没有任何地理标志物,有的只是光线、空气、水和氛围。在有形的物体上加上了观念,将大海回归到其本体的水和空气的状态。

      杉本博司说,“我要拍摄的是物的历史。在《海景》系列里,我要处理的对象是水和大气。这两样可说是至今为止对人而言变化最少的东西吧,其他世间万物都随岁月的流逝而变化。我的艺术主题永远是永恒不变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  杉本博司的《海景》不再是海的照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hiroshi sugimoto aegean sea pilion i 1990 medium res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enbrown hiroshi sugimoto sea of okhotsk kamui 1996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adaa hiroshi sugimoto tasman sea table cape 2016

有人说,他的作品没有现代商业社会的喧嚣。在其他艺术家还在拼命往观众脑袋里塞东西的时候,他用手擦干净一块空地,让你停下来留给自己。

分享到: